离人节

纽约客暴食症患者:

OOC注意

G1这互扇巴掌的剧情柱子那面罩咋就是不破呢

我画的G1柱总是不经意见透露出一股流氓气,十分欧欧西

【欢脱向】dalao们的sg日常

本文依旧是阿妈视角,日常欢脱。内含cp有酒茨、狗崽等。有玩梗。
————————
我根据我家大佬们的特点想到了一些段子。

1
酒吞的鬼葫芦和我们平时说的葫芦到底有没有亲缘关系。
毕竟都有葫芦两个字,而且还有葫芦梗。

2
酒吞是不是能穿多少就穿多少。
大冬天的还袒胸露乳,也不知道他冷不冷,反正不如脱光衣服裸奔,那样看了还舒服些。茨木是这么跟我说的。

3
茨木是不是能穿多少就穿多少。
可能一年四季里一直把自己裹得特严实的就茨木一个,夏天的时候那就暖和过头了,为什么就不能学学与人坦诚相见的酒吞。

4
茨木到底是破事多还是心眼多。
这个问题我们至今仍未得出结论。

5
萤草手里的蒲公英到底有多重。
我也曾去试着举起过,不过都以失败告终。听说那东西只有攻击s的dalao能举起来。

6
判官的遮脸布下到底有没有眼睛,据说这个问题的答案只有阎魔才知道。

7
山兔是职业赛车手还是现世哪吒。
你的回合已经结束了,辣鸡!我小山兔这一圈下去,你肯定会死。你根本不懂什么叫真正的劲舞团!
不,不不,别飚车,营养跟不上。低速式神如是说。

8
鲜奶要冷冻还是保温。

9
没有攻速行就没有我们俩,没有二技能就没有我们俩。
也许大扑棱蛾子和二突子的革命友谊大概就是这么来的吧。

10
寮里奶吞频频失踪,这到底是人性的沦丧还是道德的缺失。

11
可能酒吞会做饭吧,这几天吃的饭食里都有神酒的味道。

12
茨木袖子里的手电筒一定是夜光的,他最近嚷着晚上关灯后要给他挚友看个宝贝。
哦对,酒吞也会点头当作听见了。

13
山兔不受套圈老板的欢迎,还经常被赶出来。她一套一个准,能把那些个三脚猫老板玩到破产。

14
酒吞的奶子到底是大江山的财富还是大江山二把手的私人财富。
关于这个问题,我们寮里的式神们踊跃爆料。

15
二突子最近喜欢吃狗肉火锅,还很中意往里面加鸡翅。

16
大家公认心思单纯的茨木童子突然说了一句“诱.奸”,皆不解,直到帚神打扫房间时看到一本名为《霸道鬼王爱上我》的儿童不宜读物。

17
日久生情还是日久生情,这是个问题。
jo吞和大扑棱蛾子一致点头,留下一脸纯甄的茨木和不想回答的阿脸在一旁吹西北风。

18
请雪女制造人工雪景到底要给多少钱,要不要给她一只凤凰火当报酬呢。
茨木在圣诞节的时候问我。

19
茨木和心眼很讨厌“残”这个字,因为他们觉得自己身残志坚。

20
酒吞们痛恨贩卖假酒的酒贩子,他们觉得自己的此生挚爱鬼葫芦比自己更委屈。
毕竟鬼葫芦嫌弃假酒,会把假酒全都呸到他身上。

21
酒吞在真心话大冒险时大声说他的挚友及爱人是自己的鬼葫芦。
对此茨木表示他今天失恋了九百九十九次。

22
在新年的钟声里,那群不信西方玩意的妖怪一起跨年了。

23
坐敷童子、提灯小僧、灯笼鬼对此表示很心累。

24
我也很累,毕竟大妖们没羞没臊的污言秽语以及不可描述的举动闪瞎我了。

葫芦神茨木。猜猜旁边的那碗酒是谁的?

【酒茨】关于御魂的二三事(完)

1
我家茨木宝宝破事少心眼多,直到他遇到了隔壁地藏吞。

2
地藏吞会在特殊时间段换轮入道四件套,这是寮里的传闻,我需要找时间问问隔壁寮的欧博雅。

3
他们相处的不错,白天糊对方一脸桃心,晚上还会同住一个房,但他们总是布下结界。

4
有一次茨木崽问我,能不能给他戴上四个狰。我问原因,他答道,挚友的衣服(酒歌狂行)实在是太引人注目了,吾难以控制自己的本能。

5
一个月内我陆陆续续抽到几个小酒吞,然后我家茨木没征求我同意就换上了四镜姬。

6
我有问过茨木为什么要戴镜姬,但是他给了我一个地狱之手。

7
我家有一只酒吞堪称异类,他喜欢树妖四件套。

8
其实我家异类不止上面那个。还有一只是真⑨吞,因为他戴雪幽魂四件套。

9
我曾经劝过那群酒吞,不过他们就是不听,因为茨木只有一个,不能是大家的。

10
打完大蛇回寮的途中我问茨木喜欢什么御魂,茨木回答说地藏像。旁边的四个酒吞脸色一黑。

11
承接上条,第二天我就看见茨木扶着腰出来,连打御魂和觉醒都没去,走路姿势也有点怪怪的,裤子还穿反了。据说他昨晚把镜姬换成了被服四件套。

12
他可能是和那群酒吞打架了吧,我这么想着,问他要不要换成加生命的招财猫。他死命摇头。

13
茨木说自己特别喜欢超长续航或者加效果命中的御魂,当然镜姬也不错。

14
于是我结界里出现了酒吞皆地藏的现象,不过他们副属性都喜欢加暴击。
【end】

【酒茨】生理系茨木

作死势力登场。感谢 @等旧森 提供的梗,茨木来大姨妈怎么办。
——————
1
今天的茨木感觉自己的下体经常黏糊糊,当做昨晚过于狂野的下场,就没太在意。
当过于耿直的雪女指出他某个不可描述的部位流血时,茨木扒了裤子才发现上面还沾有血。
他思考了无数个可能性,包括昨晚纵欲过度。最后死活想不出合理性,就扭扭捏捏地问了寮里所有的女式神包括他家阿妈,然后得出一个共同结论。
你来大姨妈了。

2
事实证明,茨木要是参加式神间的生物考试,一定要零分处理。
茨木不知道什么叫例假,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于是那帮女性就理直气壮的当起大江山二把手的生理启蒙。
红叶逗他说:例假血是会从鼻子里喷出来的哦。然后茨木就飞快的用鬼手捂着自己的鼻子。
有关大姨妈的处理方法,最后还是厚脸皮的阿妈教的,当阿妈颤颤巍巍递给他一张姨妈巾的时候,茨木一脸白人问号。

3
其实那帮女式神也不知道为啥茨木一个男妖怪会来例假,按理说纵使是女妖怪也不会来这玩意,更别说男妖。
所以寮里就理直气壮的流传了一种说法叫做,扶他茨木带球跑路结果女身觉醒导致来例假。
除了在隔壁结界待着的酒吞,寮里所有的式神都知道茨木来例假了。
“咱们寮的口号是什么!”
“茨木!扶他!带球跑!”

4
当事人很懵逼,他不知道带球跑是啥,问起阿妈,阿妈又笑笑不回答,只是感慨儿子长大了要嫁出去咯。

5
事后酒吞把教坏儿童的阿妈和传播谣言的大狗子打了一顿,并且将茨木拉进自己房间摔门而入,听他单方面描述是要给茨木指•导生理。

6
偷听墙角的姑姑和大狗子咸鱼王差点把门框捏碎。一个在为会有小球抱开心,另外两个在为八卦材料开心。

7
听说来例假时【不可描述】受孕率会更高哦。

【现代paro】阿妈的观察日记(一)

寮里式神进入现实梗,五级茨木好奇宝宝设定。
————
1
我是个非洲阴阳师,一个黑乐。性别女爱好男,钢管那么直。
说起来你可能不信,我一早醒来看到我床头齐刷刷站了一排大妖怪。
没错,大妖怪。
你能想象你睡前还在意淫的基佬式神百合式神现在就在你卧室里用观察珍稀动物的眼神看着你吗。
我旁边有一圈大妖怪,怎么办,急,在线等。
我数了数,好像他们都是我家的,哦等等,为啥欧皇家的地藏吞也一并在这啊我操。难不成你们仗着妖力把我家寮连带结界都搬来了啊?
我估摸着自家大爷们一定专业拆迁三百年,兜里揣着蓝翔毕业十级证书,与挖掘机同呼吸共命运。
那他们很托马斯全旋棒哦。
我这人虽然没脸没皮还很手黑,但不代表我在穿着粉色小叮当睡衣的情况下还能被一群式神盯着,麻烦各位大兄弟收敛收敛好不好,我都被吓萎了。
我有一句妈卖批现在就要讲!

2
我十分肾疼的得出一个结论:他们突破次元壁了。
八个酒吞,茨木,雪女,凤凰火,三尾狐,九命猫,吸血姬,妖狐,妖琴师,红叶,萤草爹爹,桃花妖,樱花妖,御用打火机站成一排看着我。
真男人无所畏惧...个头。我家茨木崽头顶上(凝聚了我上百管精力的)闪闪发光的四个六星破势和两个五星心眼闪瞎我了,真的,他的神之左手也很闪,甚至还想捏爆我。
某欧气结晶居心叵测,竟试图谋杀亲妈,这到底是鬼性的堕落,还是道德的沦丧,请收看这一期的走进科学。
为了吾之幸福,赌上非洲阴阳师的尊严!我身上的少女粉应该没被看到。
老娘二话不说把他们都从房间里赶出去,点支事后烟思考一下人生意义。
结果很理所当然,就是我没当上忧郁的美男子,上帝还附带一声玻璃碎裂的声音带走了我的肾脏碎片。

3
哦好家伙,茨木撞碎我家客厅的推拉玻璃门了。我当阿妈数月,头一次思考我家宝贝茨的角能不能拔下来。
贼气!他还捡起玻璃渣子往嘴里塞试试看能不能吃,顺带感受一下啥味道啊!你是不是喜欢闪闪发光的东西啊我的大宝贝啊!你要是被玻璃扎到嘴我还得被地藏吞的鬼葫芦呸死啊我!
嘛,令我倍感安慰的是,茨木•看见新东西很喜欢塞嘴里咀嚼、特喜欢发光物体的大龄好奇宝宝•童子把玻璃渣吐出来,蹩眉槽一句“没味道还很扎嘴”就没啥表示了。
我看着地上的玻璃渣子,突然肾疼。你听到了吗,茨木童子,你阿妈的小金库,在哭泣啊。
我忍着内心狂放不羁的操你妈,表情扭曲地抱住自家乖女儿雪女求安慰,然后我感受到了宛如零下三十度的冷冰冰。
有一种心灵与心灵之间的距离,叫我站在南方的十度里瑟瑟发抖,而视若己出的好女儿还不知道如何收敛身上的寒气。

4
我最近发现了自家式神的一些喜好,别问我怎么知道的反正我就是发现了,你咬我呀。
WHF!不!酒吞大爷我错了!吚唔唔唔唔鬼葫芦松开我的头!妈的我流血了!
比如茨木喜欢跟小姐姐们一起吃甜点,以及收藏发光物体,雪女喜欢蓝色和毛绒绒的玩具,凤凰火喜欢红色,桃花妖樱花妖喜欢大红花,红叶会悄咪咪地模仿萤草咿呀叮,萤草有事没事就跑去公园给人家当义务工照顾花草。
地藏吞的爱好我不知道,不过他顺走了我一串檀木手串,可能是喜欢木制品?至于我家的酒吞x7,拉倒吧,一看就知道他们都有些暴露狂倾向,我才不会说很方便舔呢rprprprprprpr!x
以及我注意到一个让人牙痒痒的细节。茨宝和酒吞x8,怎么吃都吃不胖。有一种拉仇恨,叫做,某个人每天吃八碗饭摄入上万卡路里,一丁肉都不长。

【日常撒糖】与欧洲势力狼狈为奸(三)

想起我家小茨木五级的事实x酒吞爸爸,三年死赚死刑不亏啊x雪女用生命在作死,寮里的小姐姐们液那么喜欢茨木崽崽呢x
——————
10
左拐右拐总算回到自家穷酸寮里,阿妈一脚踢开结界大门,我首先看到蹲在角落里玩自己脚丫的小茨木,他旁边还趴着几个白达摩和一个帚神。
咿呀呀呀呀仔细看才发现小茨木真心可爱!好可爱的小鬼呀啊啊!好想把他捏起来放嘴里嚼嚼,真想摸摸他那鬼角!想听他奶声奶气叫“姐姐”!哦哦哦哦哦光速去世!
……哦我好像忘了旁边有个酒吞,赶紧收敛收敛。
“这些杂鱼完全没有资格挑战吾,吾渴望一个能打败吾的强者。吾必将奉其为王,将此生之忠拱手献上。”
可以,这么可爱的小家伙就要歪了。我决定实行大义——小孩子即是正义!咱寮里的孩子只有茨木一个,那小红角决不能出现在别人寮!
突然决心.jpg
阿妈一如既往的惊讶着,大概是读气氛力低下,就没注意她自己身后莫名叠狂气的地藏吞:“啊!茨木崽崽!他们是你的伙伴!”
“伙伴...吗?” 
小茨木反复着呢喃着这两个词,好像在试图理解这两个词究竟是什么意思一样,最后他发出了意义不明的轻笑声。
“吾只要挚友就够了。”
他歪头看着那白发鬼王,幼童软糯的声线倒是像羽毛般轻轻的搔着心中的某处柔软。
我似乎感觉到酒吞的狂气全部消失不见了?
果然好可爱啊啊啊啊啊啊!突然想和酒吞抢小茨木,怎么办,在线等,急。
突然搞事.jpg

11
“吾定要成为一个大妖怪,追随吾友!”
你这样的信誓旦旦是要给谁看呢,茨木童子。你可否想过,万一他将你的许诺理解为随口一言,将其当做酒家饭肆中的笑谈。
大鬼是鲜少将尚处于弱小的妖怪的诺言当真的,这点大家都心知肚明,只怕那傲慢的酒吞童子将此当作笑话嗤笑一番罢。
“啧,啰嗦的小鬼。本大爷可不会等太久。”
能说到这个地步就已是他的思考极限了吧。
“阿妈帮吾记着,请汝每日都带着吾出去打麒麟,吾要快些长大。”
直流哈喇子的阿妈一脸黑人问号指指自己直流:“嘎?”
再吵把你剁了炖鸭子汤好嘛阿妈,你瞅瞅酒吞那比黑晴明还黑的脸色,要不是碍于有个小茨木崽在这我早把阿妈打晕再来场更猛烈的暴风雪。
阿妈动了动她那几年没用过的脑子后才反应过来茨木说了什么:“哦,没关系呀,茨木崽说什么都是理。”
哦。那你说的雪幽魂呢。我身上的(二加三等于)五星御魂咋整啊。

12
小茨木对我们这些年长些的式神都很友好,“哥哥”“姐姐”不离口,反观那酒吞,真的不如一个小孩子可爱。
对吧!小孩子可爱吧!咱寮就宠他了怎么了!用西洋的说法,小茨木就是我们的天使!
话说天使不应该是有翅膀的吗?有翅膀的话,传说中的天使不应该是鸦天狗还是大天狗来着?嘛算了纠结这么多做什么,反正这俩阿妈都没有。
雪女姐姐,三尾姐姐,九命猫姐姐,萤草姐姐,吸血姬姐姐,凤凰火姐姐。
啊啊啊啊啊啊这样多棒!贼棒了!
我只能忍着想把他咬几口的冲动,一脸只属于成年妖的平静地帮他理直头发。
啊好想把小茨木塞嘴里,但是他貌似不怎么在意的样子?
比起正主的随意,那地藏吞倒是霸道的很,大多都把小茨木揽怀里困着,生怕他被我们吃了。
要是想吃的话趁阿妈不在就好,哪里还用现在啊大兄弟,您的情商在鬼葫芦里嚼着吗。

Uncle邵_清响:

不会画色彩系列。
沉迷阴阳师……………

在学校黑板上的乱涂,沉迷茨木木无法自拔

【日常撒糖】与欧皇势力狼狈为奸(二)

6
我可以郑重的告诉你们,本文又名《欧博雅与黑乐的故事》。可能是阿妈走了什么好运,那个欧皇向她发出好友请求。
阿妈满血复活从凹坑里挣出,掸去裙子上的泥土,低垂着手攥紧衣袖,一副很紧张的模样,几个深呼吸后缓缓启唇。
“欧皇给我抛橄榄枝了啊啊啊我好兴奋啊啊啊要不要淑女一下啊啊啊!!!”
我本以为你是个优雅的阿妈,但我光速打脸。开口就是一声洪亮的呐喊,一百一十分贝的尖叫声真的太刺激了。如果我不是妖怪,耳膜早就破了吧。
“啊啊啊啊啊要冷静啊阿妈!!萤草爹爹,啊不,吸血姬爸爸,快把阿妈打晕!她的间歇性羊癫疯又犯了!”
“吸血姬没跟出来斗鸡,这就难办了...红颜怒发!”
????你有淑女吗?
这个阴阳寮吃枣药丸,一个疯了一群人也跟着疯。我怕我迟早会近墨者黑,我要去天涯海角寻找正常人,我要去宣传sr的美。
雪女脸色一变,发现事情并不简单.jpg

7
阿妈终于还是套路了一下那个欧皇,但我觉得欧皇更像是心甘情愿的。
欧皇问阿妈:你有没有酒吞。
阿妈很干脆:没。
欧皇:有茨木吗。
阿妈:有一个。
欧皇:要不,我把我家地藏吞寄养在你家结界里,你可以把你的式神随便丢进我家结界。
阿妈:为什么呢?
欧皇:我没有天邪鬼绿。
那一天,阿妈终于想起了被欧皇支配的恐惧。
反正向欧皇势力低头就对了.jpg

8
欧皇家地藏吞来我寮的时候表情蛮不情愿的,请容许我打个形象的比喻,就是茨木让他扎着马猴烧酒同款双马尾围着粉红蕾丝围裙出去收快递。
然而地藏吞是单身吞,我在式神考试上数学作弊零分处理但我觉得按道理说应该是多出个单身茨木才对。
不过真的好好笑哦。
他是个单身吞。
单身。
单。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突然高人一等的优越感是怎么回事啊哈哈哈哈三尾你看到了吗我在某些方面比大江山的鬼王好哈哈哈哈!
哦我要冷静,这样真是太失礼了。我应该委婉的表达出来,要如下才对。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家有茨木啊哈哈哈哈哈嫉妒吗哈哈哈哈哈就算有我也不把他让给你哈哈哈哈谁让你暴击我的哈哈哈哈哈!
我想我观察他的表情一定很精彩,毕竟酒吞蹭蹭蹭就叠了五层狂气甚至端起鬼葫芦对准我。
虽是妖怪但我也明白人类说的不作不死是个什么意思,我就敛了敛神色试图补救自己高贵冷艳的女鬼形象。
阿妈没敢靠过去,就跟我们海夸这个地藏吞高大威武帅气鄙人打架牛掰暴力输出,樱花妖安静的堵住了自己的耳朵。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阿妈,你的名字,现在我不想说了。

9
受到刚刚粉色蕾丝吞的影响,我一路上都在想象酒吞童子不扎冲天辫的样子,因为这发型满满的葬爱既视感。其实头发剪短看起来也比较顺眼,或者散下头发。
鬼王原来是一个画风清奇的大妖怪呢啧啧啧。袒胸露乳就是要配一些撩妖的发型才对嘛,不然真心对不起这张脸。
哦还要换衣服!对,换 衣 服!
既然散发就不得不提鬓间别一朵花,挽起张扬的红发插一支凤簪!
一个冲天辫,美女变身杀马特,还我妖艳美人 。
光是目测,发胶都得有个一两斤吧,还是大江山御用。
piāo róu洗发水,就这么自信。